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


分类: 1960年代, 上海, 文革


这些价值连城的国宝,竟被定价一元


作者:御承雅赏


中国自古地大物博,中华瑰宝数不胜数,但在某些历史时期,这些瑰宝流失不少,甚至有些还惨被毁坏,付之一炬。其中侥幸留存下来的一些国宝,离不开无数先辈的付出与抗争。


这一段尘封多年的往事,如今说来依然令人感动。


上世纪60年代,全国上下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破四旧运动。


短短一年时间,各地就查抄了成千上万件文物古董,堆在仓库、寺庙和地下室里。


没多久,这些旧社会的糟粕堆成了小山。这些破烂玩意儿一部分被送到了炼铁厂烧火,一部分则放在了工艺品进出口公司,准备廉价卖给外国人。


19706月,上海一家工艺品出口公司收来了60万件书画作品。为了将这些破烂卖掉,公司起初定价10块钱一件。但后来经理担心价格过高外国人不愿意收购,白白浪费了运输成本,于是索性将价格定为1块钱一件,随意挑选。


消息传出后,不少外国藏家趋之若鹜,纷纷前来抢购,大包小包地卷走所谓的破烂品。殊不知,这60万件破烂里有无数国宝级的古画作品,外国人用1块钱买去后,转手就是几万倍的获利。


为抢夺这批宝物,一些外国人甚至开出了每天8000美元的高价酬金,请进出口公司的员工帮忙抢宝。


几天之后,事情就传到了书画大师谢稚柳的耳朵里,谢稚柳当时是上海博物馆的负责人之一。谢老听说此事后,气得当场发飙,将茶杯摔得粉碎,并连叹三声:败家子,暴殄天物!暴殄天物啊!”“国宝不能如此贱卖,就算拼了命也要去争!


当天夜里,谢稚柳找来郑为、承名世、钟银兰、朱恒蔚、万育仁、黄桂芝等文物专家组成两支小队,一路由承名世带队,去浙江慈溪清理上海进出口公司存放在此地的文物;另外一路则由谢稚柳、郑为带队,在上海玉佛寺等地清理、鉴定文物。


003.jpg

万育仁抢救回来的《上虞帖》,现藏于上海博物馆


谢稚柳、郑为等人率先进入玉佛寺鉴宝,当他们推开玉佛寺的大门时,发现大殿里到处堆满了成捆的古画,这些古画像垃圾一样满地丢弃。


郑为随手从一捆画里抽出一幅,仔细一看顿时惊叫起来:这是八大山人朱耷的《蔡邕赋》。而一看价格,仅标价为1元。


在整个上海博物馆里,仅有一件《蔡邕赋》存世,可见其价值之高。此外,还有大幅的褚遂良真迹等重要文物。


004.jpg

八大山人临《蔡邕赋》


在玉佛寺里,他们挑出了500多件珍贵文物,然后悄悄将这些文物藏入地下室保管起来。


随后,他们又进入了一座仓库。仓库里的铁架子上堆满了书画,郑为在铁架子上发现了一幅明代唐伯虎的真迹,这件宝物放在今天也是价格数千万的珍品。


在浙江慈溪,承名世等人也连夜奋战,抢救文物堆里的国宝。他们先后找出了2万多件珍贵国宝,使得这些文物珍品避免流失海外。


整整两年时间,在谢稚柳的带领下,小分队从60万件书画作品中捡选出了10万件国宝级文物。而在鉴定和保管这些文物的过程中,他们不少人冒着生命危险保管文物,有些人甚至不惜倾尽家财从外国人手中夺回宝物。


谢老等人力挽狂澜救国宝的举动令人敬佩,他们的事迹已经传为一段佳话,他们的精神值得后人学习和铭记。



转自《厚德堂古董》

·民间历史· mjlsh.usc.cuhk.edu.hk· 公安机关备案号:1101080209208·京ICP备09013077号
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      联系信箱